我是誰? 研究助理嗎?臨床研究護理師嗎?

 

與其努力而痛苦的試圖扭轉別人的判別,

不如默默承受,給別人多一點時間和空間;

省下辯解的功夫,去實現自己更久遠的人生價值觀。

 

一.護理工作中遇到最困難的問題:研究助理臨床研究護理師

週五晚上10點才開完電話會議回家的我,實在不想接這通週六早上7點半的電話。急促的聲音: 妳是做臨床試驗的蔡小姐嗎我是X醫精神科的助理小雅。我不知道國外來的e-mail,藥還沒到醫院,怎麼收病人呀?那是我認識她的第二天,在新公司擔任LPM (Local Project Manager) 的第五天,跟他約了上午9點在小小的實驗室見。這已不是第一次在假日去找研究助理了,我和女兒的淡水一日遊也只好又食言了畢竟我在這家公司還是新人,先保住我的飯碗呀!。食言不少次了,難怪體重數字一直下不來!

我一點也不驚訝會接到小雅的求助電話。我看過她的履歷:21歲,某五專的食品科學科畢業,這是她的第一份跟藥物試驗有關的臨床研究工作,協助臨床試驗的執行只是她主要實驗室工作以外的兼差之一。雇用他的那位主治醫師並不知道她在實驗室一個課桌椅大小的空間兼了很多院內的差。她的家人在這兒的精神科治療,她想知道多點精神科的東西,更需要多ㄧ些收入。

她已把所有檔案堆在桌上,看來已翻遍了所有檔案找答案。因為是偷偷兼職,沒去參加PI meeting中的SC training,但training log有簽,trainer PI,時間是我加入這家公司的前一天。我請她開郵件給我看,並告訴我這封信由誰來?要做甚麼?她說:我英文不好,不懂耶!我倒抽一口氣,幫她看了郵件內容是通知快到藥了,要她注意到達日期時間和完成IVRS的接收紀錄。

然後,我問她對這新藥研究案的理解程度和PI教她了些甚麼。她開始看著我緩緩的說:臨床試驗不就是帶病人看診和請醫師簽簽名嗎?原來,這就是PI給的training呀! PI把所有跟這個研究相關的資料文件binder都交給了她,就是桌上那座小丘陵。

得先解決眼前的事,問藥到臨床試驗藥局了沒?在IVRS上完成簽收。請她拿出IVRS form,她傻愣愣的望著我,用眼神問:你說甚麼?在哪?我說:好吧!還沒12點,妳趁藥局還在週六上半天班,先問一下藥到了沒?好不好?

文章標籤

翔悅生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